,周宁,浦源。

800多年历史的村落,是国内唯一鲤鱼文化落,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“鱼冢”、“鱼陵”和“鱼祭文”。


浦源村最有名气的要数鲤鱼溪了。鲤鱼溪源于海拔1448米的紫云山麓,汇数十条山涧清泉奔流而下,峰回水转,至浦源村口水势顿减,五弯六曲穿村缓流而过。溪流贯村而去,长一华里,宽数米。溪中悠然遨游着七、八千尾彩色斑斓的大鲤鱼,“闻人声而至 见人形而聚”,“竟相觅食 彩鳞翻飞”,温顺如驯,诚如“神鱼”。婀娜之姿,活泼可爱。水深及膝,清可见底,鲤鱼满溪,故而得名“鲤鱼溪”。


浦源村住着的800多户人家,是800年前从荥阳迁徙而来的郑氏后裔。“中华奇观”鲤鱼溪源自海拔1448米的紫云双笔峰麓,沿途汇集九条山涧,奔突疾驰,一路自西向东顺势而下,至一马平川的浦源村口时流速顿减,于是形成了一条五弯六曲,长里许,宽丈余,深不足一米的溪流,贯村而过。


“涧水拖兰翠,游鳞逐浪多,羡鱼休唱钓鱼歌。伫看乐时曾似,跃龙梭。喷沫惊芳饵,浮沉滚碧波,青鳍红尾顺行过,点破天机动静,快如何!”这是清朝诗人王鸿在周宁游览鲤鱼溪时所作的《南歌子》。它不仅形象生动地刻画出了溪中鲤鱼的活泼与机灵,更是完美诠释了鲤鱼溪闲适惬意的和谐人居。而此景正现实地呈现于周宁浦源镇浦源村。


鲤鱼溪水源自紫云山麓的山泉,在浦源村溪段全长600多米。溪流中段为村基,以溪为轴心,230多栋黄土黑瓦的明清风格的民房环溪而建,向两岸辐射开去,溪流成太极走势“S”形穿村而过。溪流上下端各有一个硕大的水池,名曰葫芦塘和一鉴塘,为村中的八卦阴阳眼,蜿蜒的鲤鱼溪恰处于阴阳分割线。人鱼同乐的人间异景就集中在这一段阴阳分割线上。


宽约3米的溪道旁,盛开着一丛丛红的月季、白的木槿。伴着弯曲的河道,是一座座厚重而略显残旧的水杉木板桥。小桥、流水、人家,与宁静婉约的一鉴塘、翠绿平整的鲤鱼溪公园交相辉映。


驻足溪边,一群群花团锦簇的锦鲤在清澈的溪水中惬意悠游,人影倒映处,鱼儿们争先恐后,蜂拥而来。将饼饵抛下溪中,鱼儿们顿时兴奋起来,追逐着,有的锦鲤甚至跃出水面,翻个跟斗,再“啪”地一声重重跌落水里。


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浦源村民来说,每个人都曾裸足入水,与鱼嬉戏。来自的诗人赵写下了“,何须鼓浪向龙门”的佳句,诉说着自己的艳羡。


村里流传着鲤鱼溪从无到有繁衍不息的故事。南宋嘉定二年(公元1209年),荥阳郑氏先祖朝奉大夫郑尚受害避世向南方迁徙隐居,被周宁浦源的鸟语花香以及清澈的溪流深深吸引,遂在此开荒种田,安居下来。浦源村“三山环抱,一水弯行”,不但景致清幽,而且这“一水”也成为全村人的“生命之河”。为防止饮用水源被污染或投毒,聪明的郑氏祖先就在溪中放养鲤鱼,一则去污澄清,二则预防外人投毒。这鱼儿便成了村人饮用水的哨兵和守护神。


为保护溪中鲤鱼,郑氏先人费尽苦心,一边给全村人讲着神仙鱼的由来,为护鱼推波助澜,一边立下族规:谁捕杀一尾鲤鱼,就出钱给鱼祭葬,并请全村人吃祭葬酒三天,请戏班到祠堂开三天戏,请祖宗和鲤鱼仙姑看戏。


饥荒时代,难免有人会为饱腹而冒险。为严明村规,震慑后人,时任族长晋十公想出一计,故意暗示孙子“违规”捞鱼,然后派人当场抓住孙子,在郑氏宗祠前,当众将其吊打到皮开肉绽,并“罚宴”三日,请全村人吃整整三天的宴席。在宴席之上,晋十公面色严峻地让全村人立下誓言:无溪中鲤鱼,则无浦源村人。此后,村民恪守村规,绝不捕捞鲤鱼,也不再食用鲤鱼。


据介绍,村里沿溪建房都要修建“L”形下水道,用不规则的花岗岩和鹅卵石砌成,留下许多大小不同的石洞和穴道,供鲤鱼休息、避险。溪中筑有高低不同、构造各异的拦水坝,并种植蒲草,既美化环境,又可防止鲤鱼被大水冲走。每年发大水,村中还要组织人员到下游,将被水冲走的鲤鱼重新找回。为保护鲤鱼,村人还组织了护鱼队,队员们练就专门的“护鱼拳”。


浦源鲤鱼溪还因有了独一无二、传承数百年的鱼祭、鱼葬习俗,获得了“世界上年代最为久远的鲤鱼溪”这一殊荣,成为中华鲤鱼文化最为特别而典型的象征。


800年来,郑氏子嗣秉承祖训,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保护着溪中鲤鱼。独特的鲤鱼文化,,成为郑氏一脉精神传承的源头。在鲤鱼溪尾,观音桥旁,郑氏宗祠穿过数百年的光阴静静伫立。

宗祠门前,是树腹中空,却枝叶茂盛的千年古柳杉。当年,郑氏先祖曾于树下得梦,梦见大船载着子孙、金银满载而归。明洪武十八年(1385年),郑氏先祖围着这株古柳杉建造“船型”宗祠,形同古船靠岸,别具一格。


宗祠正厅中,被岁月熏黑的祖牌,嵌刻着先人名讳。每一个牌匾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:晋十公是浦源村村基的奠基人,也是郑氏宗祠和开展保护发展中华奇观鲤鱼溪的总设计师和开拓者;爱山公是周宁第一所书院南山书院的创办者,被誉为周宁教育第一人;十三世祖郑德厚是抗倭剿匪保一方平安的英雄……

宗祠内悬挂的历代名人名家赠送的为德高望重者立的匾额,大体上可分为仁义、忠孝、敦行、文教、贞节、忠勇六类。


作为华东地区保存最完整的宗祠之一,罕见的竖幅“郑氏宗祠”昭示着祖先异于常人的荣耀。但对于这个宁静淳朴的山乡而言,郑氏宗祠更多象征着子孙繁衍衣锦还乡的梦想,象征着代代相传的硕德淳风。


伴随着一溪欢快的鲤鱼,那些沉淀在历史烟云中的前尘过往,如涓涓细流般浸润着这方土地,成为浦源人独有的乡愁。